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光的博客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有你的存在,生活更精彩,倾诉你我的心声,走向美好未来。

 
 
 

日志

 
 

【转载】燕山道士李长瑞:从一个笑话看我国的文艺批评  

2016-02-06 21:0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山道士李长瑞:从一个笑话看我国的文艺批评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燕山道士李长瑞:从一个笑话看我国的文艺批评

古代有一个笑话,说的是古代有一个老农带儿子去赶集,回来买了一头驴。老农看儿子年龄小走的累了,就让儿子骑了上去自己牵着走。路上碰见一个教书先生很生气地教训孩子说:“你这孩子咋不懂事啊?你怎么能自己骑驴让你父亲在下边走呢?不孝顺。”孩子听后觉得有理,就下来让他父亲骑了上去。走了一会,又碰到一个老妇人指着老农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懒惰啊?不知道爱惜孩子,你看孩子都走不动了,你不心疼啊?”老农觉得有理,就让孩子也骑了上来。再往前走又碰到一个兽医指着他俩说:“你们怎么这么残酷?那个驴那么小,怎么能禁得住你们俩啊,不怕把他累死吗?”吓得爷俩赶紧下来一起牵着驴往前走。谁知道又碰到一个牧童指着他们讥笑说:“你们傻吗?有驴为啥不骑都走着啊?”听到这里老农犯难了,心想:“我们怎么回家才是正确的啊?”最后爷俩商量,用绳子绑住驴的四蹄用扁担抬了回去。

这是一个荒诞的笑话,恐怕世界上没有这么迂腐的人。可是这种事情,在我们文艺界里却是经常出现。尤其是对待新人的作品的批评,这种现象就更多了。那些自认为不可一世的所谓权威总是按自己的好恶去评判新人的作品,公说东不好婆说西不好让年轻人无可是从。如果按公的想法改婆说不好,按婆的想法改公又说不好,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比如书法,一个说作品没有古意,一个说作品没有新意,一个说线条太软,一个又说线条太僵。别说新人了,就是我也弄得晕头转向分不清好坏了。

其实这些现象不止书法,在别的门类也有,比如诗词,国画等等。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我们在评论别人作品的时候,能够摘掉有色眼镜,用科学的态度去评判,不为名气和权利而吹嘘,也不向卑贱者挥棒子,不因为自己的好恶而厚此薄彼,不不懂装懂,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别人身上,用一个公允的心态正确的提出自己的意见,然后再提出改正的方向及方法就能不犯上边的错误。

 

关于绝句中结句的效果

曾经有人问我,绝句中什么样的结句才算好,我告诉他说:“好的结句应该是出人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国诗词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就绝句来说恐怕不下几十万首之多,如果你不出新,没有与众不同的感受,肯定会落入俗套。况且绝句本来就字数少,不可能容纳更多的内容,全凭结句的一振,如果你不能在结句上出新,不能让人耳目一新,让人感到震撼,那么你写的绝句就是失败的。而反之你的绝句让人感到震撼,让人感到意想不到的话,那就会是一首很漂亮的绝句诗。在这里我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来说明这个问题。

清朝有一个画家,画了一幅桃花白头翁图,这本来是一个极普通,而且落俗套的花鸟画。但是,题画的诗人却在画面上题了一首别出心裁的绝句,顿时使画面一振,让人看后感觉到了耳目一新,久久不能忘怀。由于时间长了,前两句我已经忘了,但是后两句,我却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他的转结写的是“桃花开足三千岁,青鸟飞来也白头。”你看,他把简单的画面和《汉武故事》中的内容联系起来了,他把桃花比喻成三千年一结实的蟠桃,把白头翁比喻成西王母的信使青鸟,由于等了三千年而熬白了头,而变成了的白头翁。你看这样结句不是很出人意料之外吗?可是细想,假如没有转句的三千岁的话,虽出人意料之外,但不合理,但是有了转句之后,就在情理之中了。所以,我所说的出人意料之外是说结句,但是必须有在情理之中的转句支持才好。

 

 讲故事[听月]兼谈诗的形象思维

古时候某县一家酒楼开业取名 [得月楼],请一位宿儒写匾。老先生一时粗心把得月二字写成了听月,大家一见哄堂大笑曰:月如何能听?老先生一脸通红无语对答。当时,老先生身边有一丫鬟大声答曰:嫦娥歌舞唱生平,玉兔咚咚捣药声。伐桂吴刚斤斧钝,谁言月亮不能听?说的大家一时无言以对。

我在这里讲这个故事,旨在讲诗词中的形象思维。我们知道,诗词是要讲形象思维的,不然就成了口号诗,平淡的象一杯白开水,一点味道都没有了。可是如果你能用形象说话,那么就会把诗写的有声有色,味道十足。比如,前边提到的那首诗,虽然不算特别好的好诗,但是却味道十足。你看,本来月亮无声不能去听,你硬要说能听,就要说出有分量道理,不然就不能说服别人。但是讲大道理又干巴巴的无味。可是那个丫鬟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她没有用简单的道理去辩解,而是用形象找出了三个理由,而且很有说服力。一,嫦娥歌舞肯定有声可以听,二,玉兔捣药一定有声,当然也可以听,三,吴刚伐桂就声音更大了,有这三条足够了。谁还敢说月亮不能听呢?

 

        从一幅对联中得到的联想

最近读书,偶然读到清朝大画家、书法家、篆刻家赵之谦先生的一幅对联:不拘乎山水之形,云阵皆山,月光皆水;有得乎酒诗之意,花酣也酒,鸟笑也诗。细读此联,联语中不但体现出作者心中那种潇洒风流的艺术家气质和不随流俗独善其身的文人品性,最主要的是此联中旨在阐释作者的艺术创作理念。

山水本来有形,这是不容置疑的。可是在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心里山水却是无形的,在整个地球中高山大川,江河湖泊何止千万,它们的形态也是千奇百怪变化无穷的。若一个艺术家把自己的艺术创作局限于一山一水的形态那还有什么艺术而言?艺术家就是要把有形的山水化成一种艺术家心中无形的意念化的具象。像云阵一样变幻无穷的山峦形态,像月光一样无处不在的水的形态会把艺术家的情感带到了一种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境界。让艺术从一个单纯的物体描写转化成一种变化的空灵的精神境界。

酒诗本无意,但是在艺术家眼里酒诗却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宋朝大艺术家欧阳修不是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吗?恐怕在美丽的花前,都会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受吧?听到鸟的欢快的叫声,我们不感觉那就是一首非常优美的抒情诗吗?

最近读一些诗友的诗词作品,发现许多作品写得太实,缺少一些空灵的东西,感觉不像诗却像是有韵脚的评论文章或有韵脚的新闻报道。诗和其他的艺术品一样应该是虚实、动静、情景交融的产物,在诗中可以有夸张,可以有幻想,不必拘泥于一时一事得真实性。可以在不脱离主题的情况下任意的天马行空地想象和夸张。诗人只有浪漫的情怀才会有浪漫的作品。

 

燕山道士李长瑞:从一个笑话看我国的文艺批评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巷议街谈尽是诗

最近,在网络上到处都是诗词专家的讲座。大家从古今各个角度及各个流派来诠释着诗词的魅力和评价着诗词的优劣。当然,这种评价与诠释,除了一个人的学识和观点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因素就是一个人的好恶。由于一个人的好恶不同,他们对诗词的评价也不同,那么到底有没有一个比较公允的标准来衡量诗词的优劣呢?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从一个诗人的成长路程来说起。

一个人从诗词的门外汉开始学习,第一门槛就是摹古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他基本没有辨别优劣的能力,他们眼中的好坏其实就是他的启蒙老师眼中的好坏。他们学习格律,只会生硬的照搬,连最起码的拗救都不敢用,生怕别人说他不懂格律。更别说起,承,转,合了,在这个阶段里的人,只要是字数够了符合格律就是好诗了。

进入第二个阶段,就是修饰阶段。在这个阶段里的人很注意格律的工整,诗词句子的华丽,在他们眼里越是句子华丽的诗词越是好诗词。他们在创作中会拿出很大的精力去寻找优美的句子,也不管在他的诗里适用不适用,也不管在他的诗里有用没用,就生硬的嵌进去。总认为只有这样才是好的诗词。

进入第三个阶段的人,有了自己的思想和主见。这个时期的作者,懂得了诗词应该反映时代和生活。但是他们只着眼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认为只有那些大事情才应该是诗词的主旋律。在他们眼里只有反映那些大事情的诗词才是好诗词。在这个阶段的人总是不对自己身边的小事情不屑一顾,认为那些普通人身边的小事根本不应该入诗。其实他们不知道,只有自己熟悉的普通生活才是诗词取之不尽的源泉,这就是我要说的第四个阶段。

这个第四个阶段,就是一个诗人进入化境的阶段,也就是我题目所说的“巷议街谈尽是诗”的阶段。在这个阶段的诗人很容易从一个普通人的一件普通事情里发现大的主题,因而生发出出人意料的情感和意境,使之升华出一首令人深思的好诗来。

在这里,我们就得出一个结论,一首好诗应该是,通过我们身边所熟悉的事情,用朴素的语言,写出令人深思和出人以外的诗句,这样才是真正的好诗。然而,诗人一般到了第二,第三阶段就止步了,真正进入第四个阶段的人已经就是凤毛麟角了。因为人各有所好,我们不强调每个诗人都进入第四个阶段,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诗人应该知道这个阶段。因为只有知道这个阶段,我们才能评价一首诗的优劣。

 

 燕山道士李长瑞诗选

单位通知退休后有感

天进秋时人亦秋,一生劳苦一生愁。

青丝转瞬成华发,朽目奈何无亮眸。

老骥卸鞍须快乐,少年有梦待追求。

天涯芳草应相唤,亲近自然休作囚。

 

退休后闲暇去农家做客

仲秋雨后访农家,鸭仔鸡雏满院哗。

欲写丹青寻画意,豆花串串满篱笆。

秋风阵阵闹农家,绿蔓青藤满架爬。

诗韵几番思忖后,菊花不咏咏瓜花。

 

六十初度

岁行甲子一回眸,不觉霜花盖满头。

几部新书还未读,三餐饱饭既无求。

舞台虽大心难大,梦里多愁日更愁。

平淡年华贫有乐,一诗一画也风流。

 

 

再吟六十初度兼和逍遥兄韵
方经甲子已花眸,网络久藏初探头。
子美诗情心久恋,东坡帖迹墨长求。
俗人本是难乡隐,故友相邀忆旧愁。
应晓好人有好报,不将朽体逐污流。

 

题画三首

画喜鹊

竖抹横涂其乐哉,梅花满纸净尘埃。

平生不爱无声画,笔墨泛香喜鹊来。

画八哥

二月东风春色多,闲来调彩度蹉跎。

山桃几朵嫌寂寞,浓墨枝头画八哥。

画白头翁

一树桃花一树红,漫将画笔引东风。

正是人间春色好,因何愁煞白头翁。

 

 

垃圾桶捡的花腊月开花

腊月泥盆花乍开,春波早动暖心怀。

谁知如此争先客,却是垃圾堆捡来。

春色浓时人竞夸,华庭作赋咏奇葩。

人间见识如何浅品正何须色香嘉。

好品何须问出身,花开腊月最怡人。

位卑最怕自轻贱,敢向严寒争报春。

 

收到好友王卓平诗集感作

云海飘来一叶舟,骚声琴韵两悠悠。

多才最是悬壶女,冲浪诗潮百尺头。

读罢诗篇伏案思,古城相会忆当时。

梦中笑问诗家女,对酒今朝能几卮?

佳篇句句倾心声,涓涓清泉溢出情。

一首新诗一幅画,每映眼帘起共鸣。

 

照镜子

净鉴冰轮霜色寒,光阴每在镜中残。

人生一曲悲欢调,谱在额头日日弹。

 

秋思

万里星空万里秋,白云明月两悠悠。

黄花篱畔正年少,可叹园丁已白头。

 

丁亥杂诗2

老枣一棵墙角偏,曾帮房主度饥寒。

体衰无力生佳果,伐砍偏言为美观。

一丛小草野河边,几度枯荣伴暑寒。

想为春光增一色,谁知竟有百千难。

小小野花无几鲜,万千岂可等闲看。

劝君珍惜草原阔,莫把春光倾牡丹。

 

题墨兰图

生在深山似莫愁,清香常伴鸟啁啁。

请君休羡红尘事,嫁入豪门不自由。

 

观盆松有感

凌云后代莫称松,媚世娇容羞祖宗。

雪冽早藏温室里,身虚难住大山中。

青姿虽贵不如草,虾米生须岂是龙。

倘若儿孙多此像,雄狮岂不变成虫?

原本安家万壑丛,谁人植我小盆中。

娇身何以斗霜雪,俗客岂能解孬雄。

只恨树无两条腿,惟求枝探一川风。

蛟龙无奈浅滩卧,志在凌云尽是空。

花盆难养万年松,栋梁当在自然中。

四时险恶知无畏,三友精神成大同。

久居温床多病态,根生巨岭是豪雄。

岂甘案几当玩物,心底常藏万壑风。

 

燕山道士李长瑞:从一个笑话看我国的文艺批评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燕山道士李长瑞:从一个笑话看我国的文艺批评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